末末

二逼青年

【祥林】谁家少年不怀春?(八)



阎鹤祥跟家想了一夜,他和郭麒麟之间十五年的时间差距就像天堑一样横在那,师傅对自己恩重如山,郑重的把儿子交到自己手上,他这样对师傅实在是不孝,还有自己的父母,不能为他们开枝散叶,传宗接代,愧对他们。

阎鹤祥你能顶住这些吗?阎鹤祥心里默默问着自己。

能。

郭麒麟是我手心里的宝,心尖尖上的人,我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适合他的,可能也没办法给他最好的,但他是郭麒麟,我是阎鹤祥,他就该是我的,他必须是我的,这世上没人比我更爱他了。

阎鹤祥站起来,揉了揉膝盖,清理了一堆烟头,他敲了敲父母的门,“爸,妈,我想明白了,谢谢您二老的理解,郭麒麟还小,我知道,但我自己可以为自己负责。我爱他,我会去和师傅说明这一切,成与不成,这都是我对他的尊重。”

阎父那个恨铁不成钢啊,“找你师傅说,说什么啊?也就你这脑袋能想起这事儿,先去求婚啊!你这脑袋人家大林真是委屈了。”

阎鹤祥怀里揣着阎母给的地址,一脸懵的去花店取了父母给准备的玫瑰,这年头,大龄青年求婚,父母都参与的。啧啧,阎鹤祥感慨了一下,打电话给杨九郎:“九郎,你来我家一趟。哦,没什么大事,我要求婚了。”

“什么玩意儿?大脑袋…喂?喂?”杨九郎顶着一头乱发,小眼睛都没睁开,一听这话直接就坐起来了,一着急手机差点扔出去。

“这阎大脑袋,昨儿还互相暗恋呢,今儿就要去求婚了?”九萌萌想了想,给自家角儿打了个电话。

“喂?”
“角儿,阎哥今天说要求婚,让我去他家,你…”
“求婚!!我大外甥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哈哈哈…”
杨九郎给手机拿远了点,刚想再说点,发现小祖宗已经挂断了电话,这一早上竟被人挂电话了,嘴里嘟囔几句,“我还没求婚呢,你就去了”手里倒没闲着,套上衣服,洗漱了一下直奔阎鹤祥家。

杨九郎风风火火地赶到了,一推开门,嚇,一只笑的傻啦吧唧的巨型河马就坐在沙发那,整个一大型傻瓜现场。

“啧啧啧,阎哥你这傻了?还没成功呢?你就当自己是驸马爷了?赶紧的,叫兄弟来干嘛?”
杨九郎吃了个草莓,差点齁死,又灌了杯水,“草莓还放糖,阎大脑袋你不怕糖尿病啊?”

阎鹤祥一副看稀奇动物的表情,总算分了一点
注意给杨九郎,“你家小祖宗吃黄焖鸡还放小青菜,小香菇呢。我家大林吃草莓放糖怎么了?”

“好,你家郭麒麟特别好。”九萌萌不想和他讨论这个问题。

“你这求婚是怎么想的啊?”
“这我也不太知道,没经验这不找你来了吗?”
“多新鲜呐,我有经验啊?”
俩人正聊着呢,门响了。

阎鹤祥一打开门,郭麒麟一下就蹦到他身上了,老阎往后踉跄了几步,“大林,你,你怎么来了?”他往后瞅杨九郎,个成事不足 败事有余的东西。

杨九郎一听见门响了,就赶紧拽着他家小祖宗往旁边走,“那个,阎哥,大林,我们还有事儿,先走了啊。”

“不是,杨小瞎你捂我嘴干嘛?”
“阎哥求婚咱们参与什么啊。”
“你个孬货,郭麒麟那二傻子心疼阎鹤祥,我怕他一个想不开,就来个献身呐。”
“啊?还有这好事儿?那咱更不能打扰人家了。角儿,你看我也来个献身吧。”
“献你妹啊,那我外甥呢。”
“您就别惦记我妹了,就我了啊,角儿你什么时候嫁我啊?”
“滚。”

阎鹤祥心里揣着事儿,“大林你先下来,哥有点事和你说。”
郭麒麟把头放在他哥肩膀上,腿盘在腰上,正舒服呢,“不下不下,不就求婚吗?我答应了。哥你可不知道我有多开心,我这等了你快七年了,一直不敢说,你也不表现,我这个心呐。”

“你咋知道的?你老舅说的?杨九郎这个叛徒,看我怎么收拾他。”
“哥,别收拾九郎哥了,你不想收拾收拾我吗?”

阎鹤祥一脸震惊的看着他的神兽宝宝,手一松,郭麒麟滑下来,脸红的什么似的。

阎鹤祥也顾不上求婚了,“郭麒麟你这都什么玩意儿,我跟你说你可跟你老舅学点好吧,唔…”

阎鹤祥说了一半,就被郭麒麟吻上了,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微微颤抖着,小孩儿紧张的能听到心跳声。
扑通扑通的。

郭麒麟以前做梦都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强吻他哥,不过心里的爱慕着急的要跳出来,总得有个宣泄口。他哥是个老爷们儿,嘴唇不软,还干裂起皮,没有书里写的那么好,他小心地伸出小舌,舔了舔他哥的嘴唇试图让它变得柔软些。

阎鹤祥觉得脑子里一朵一朵烟花开出来,一把按住少爷的后脑勺,把他压在了沙发上,尽情品尝着心上人的味道。

“甜的,就像你吃的草莓尖儿一样甜。”


没学会怎么开车,我研究一下怎么插链接,或者好心人告诉我一下呗




评论(1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