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沫起风

【大少】闲的…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於己。公子吕曰:"国不堪贰,君将若之何?………”
少司命来到这座小城也有一段日子了,却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在授课,仔细辨认了一下,原来是《春秋左氏》。少司命想起幼时自己性格顽皮多动,不喜读书,大司命就整日抓着自己,按在案前逐字逐句地教,第一次教的什么呢?哦,对,《论语》学而篇,“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大司命低沉磁性的嗓音给少司命的感觉就好像就编钟的吟唱一样美好,微风轻拂下,大司命的长发掠过脸颊,温和了他冷峻的眉眼,那时候,少司命就觉得师父真是好看的紧,而且,而且,那个时候的师父,鬓间还没有白发…
想着自家师父,少司命一会儿开心、一会儿难过,不自觉的在这私塾前站了许久。
“这位姑娘,已经下课了。”一道温润的嗓音传了来,打断了少司命的回忆。只见一年轻人做书生打扮,虽衣袍略有补丁,但干净整洁,手里握着一卷《春秋左氏》,想来就是教书的先生。
“啊,先生,抱歉,我久不闻读书声,一时听见就想起之前我的先生教导我读书的日子,有些怔住了。”少司命回礼解释。
“无妨无妨,姑娘年级看来与我相仿,不必以先生相称,我也只是教一些简单的启蒙书目而已。”那教书人客气地说。
少司命倒觉得有些奇怪,她记得自己当时的启蒙读物是《论语》,师父学识广博,又博采众长,没理由错才是。
教书人看她双眉微蹙,他心思通透,略一思索,便已明白,笑着说:“姑娘是觉得奇怪,为什么我教的启蒙读物是《春秋左氏》,而不是更浅显易懂的《论语》吧?”
“正是,我师父说过,《论语》作为启蒙读物是最合适的。”少司命见他一言道破,也回答道。
“始皇帝焚书坑儒,百家学术隐于市,《论语》虽好,现在却不适宜。”教书人解释。
“确实,只是,这里民风淳朴又远离纷乱,儒家思想也更适宜这里,就是教了也不会怎样吧?”
“如今天下看似太平,但暗潮涌动,局势瞬息万变,与其冒险教导儒家典籍,不如传史书,以史为鉴,不至行差踏错,乱世之中,安身立命更重要。”教书人神情淡然,却颇有见地。
“受教了。”
少司命直到离开这座小城,都一直在想,为什么大司命在始皇帝焚书坑儒之后,还坚持私下传授完《论语》呢?

大司命在整理书籍的时候,恰好看到了少司命幼时,他用来传授的课本,其中就有《论语》,他之前收到了小徒弟的信,想起她的问题,信手翻开了书,“巧言令色,鲜矣仁。”感慨了一下少司命学的很好,把儒家的温良恭俭让都学的非常好,这让他觉得当年的险没白冒。
大司命想了想,提笔写了:“少司命,人活一世,当明事理,辨忠奸。既然有诸子百家,我作为师父不误人子弟,儒家是绕不过的,《论语》更绕不过了…”又写了些杂事,就让墨鸦送了去,他自继续整理着,整理着他们的少有的有色彩的过去。

“辨忠奸…”少司命喃喃自语,师父,你那么早就开始保护我了啊,那么早在想让我离开阴阳家了吗?所以我几乎从未接触过阴阳家的学说典籍,也没有看到特别多的污秽邪恶,我的少年时期,虽然枯燥,但都是有小小快乐的,只是,这其中,你又付出了多少?又是以怎样的心里在教授儒家学术,让自己的徒弟熟知百家,又偏向儒家,道家,墨家,就是没有阴阳家,所以我才如此快的接受墨家思想。那你是怎样的难过呢?亲手在为我的离开布这么长时间的局?师父…

再次收到少司命的回信的大司命则难得笑了笑,并没有回信,只是放下了书,准备把房间清理一下。
“身在黑暗中的人,自然希望他珍爱的人能心向光明,这样才能迎来光明,拥有幸福,无论代价多么惨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