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沫起风

【玉阳】别后

白露横江,少洲潜流。
一叶孤舟推波而行,透着薄暮的光,秋意渐浓,乍暖还寒,只见两岸青山连绵起伏,雾霭沉沉,秋草离离。
“这位姥爷,不知您是何人、何事,何缘由,偏选个瑟瑟风起的天儿去接人啊?这天儿啊,太冷啊,是这几天最冷的时候了。”船家一边喊着号子,一边问着载的客人。
“船家,我去接我的心上人。”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语调平缓温和,听着声音,一定是个轻裘缓带的贵公子。
“啥?心上人?我记得那年有个念书的说啥秋风秋雨愁煞人啊,你接个心上人还不挑个好时候?”船家划着他的船,一下一下地。
“是心上人啊,都说愁是离人心上秋,我们分别已久,天佑我没有等到发似三冬雪,须如晚秋霜的时候才见面,我呀,踏着一江秋意,要踩碎了我们的离愁呢。”客人笑着,说不尽的风流喜悦。
“啥玩意儿?听不懂啊大兄弟。我觉得吧,要是满山花都开了才好呢!”船家搔搔头,也憨憨的笑。
“不行啊,我等不了了,金陵城,奈何桥,我等的太久了,我得去啊,去看我的离人,去接我心上的人回家。”客人的话声音不高,渐渐消散在了空气氤氲中。
船家并未在意,大冷的天,他喊起了调子,声音粗犷,好似能飘过万重山,客人听不懂,但想来也是哥哥妹妹的故事吧,他站起身,看着远方,鸿雁南归流云散尽,一洗碧空下,趁着青山如黛。
来时旧里谁人在,别后沧波路几迷。
一眨眼,已是百年身。
“莅阳~”舟上的人高声喊着岸上的人。
“哎~”岸上的人也附和着。
船家早停了调子,看着两个两鬓染霜的男女隔江呼唤着,也许那就是他的心上人,不,一定是他的心上人了。

评论(1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