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沫起风

【大少】就是太空了,放点东西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江南古镇,红尘中一二等风流之地,少司命俏丽于城门前,看着来来往往的百姓,听着洪亮繁杂的吆喝声,颇觉有趣,想起之前每次来到城镇时,都只是执行任务,并未多逛,小女儿心思一起,就逛了起来。
“姑娘,来一个面人吧。”来到一个面人摊子前,少司命看着老者手里惟妙惟肖的面人,目不转睛。
“啊?”
“两个铜板,姑娘,来一个不?”老人和气地说着,一边说一边手里快速的捏了一个小少司命出来,憨态可爱。
“那就来一个吧。”少司命掏钱给了老人,又继续说:“老丈,我,我夫君没有同来,也能捏一个吗?”说着形容了大司命的相貌,然后两眼充满渴望的看着摊主。
摊主爽朗一笑,“这简单,就是可能不十分想象。”说着又捏了一个给少司命看,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薄唇紧抿,五官深刻,其实并没有特别像,但是少司命就是喜欢,就是觉得像,“师父,你看…”一声师傅出口,后面两字就含在了嘴里,师父没有来…
离开了面人摊,少司命兴趣缺了许多,不过还是记着想多看看,然后讲给师父,虽说大司命为阴阳家,常年在外,见惯了市井繁华,但是少司命觉得她讲的和师父看到的一定是两种色彩…想着,少司命收拾心情正准备走,就被叫住了。
“姑娘,姑娘你看,我这上好的胭脂,你这本就美丽,涂了之后定能让你夫君更喜欢了。”旁边的大婶笑着说。
少司命听了却是脸一红,本就清丽的容颜却是没擦胭脂更比胭脂红了,想着师父可能会喜欢,就红着脸上前按照大婶的推荐,买了两盒。
……
逛了很久的少司命找个间客栈住下,进了房间,洗了澡之后,披散着满头青丝,盘点着买的东西:两个面人,两盒胭脂,点心,两个平安扣………
“这个得好好保存,不能破了。”包好面人
“胭脂…嘻嘻,不知道师父会不会喜欢呢。”收好胭脂。
“这个点心真好吃,还是咸的,怎么做的呢?我到时侯也给师父做,他不喜欢甜的。”研究点心。
“平安扣,虽说做工不太好吧,但是师父会带的吧?”少司命看着平安扣想着…
“可惜师父没有来呢。”低低的声音有遗憾,也有思念。只是,来与不来,总是陪着你的。

大司命之前不太会做饭,但是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又不喜欢住客栈,还是会一点烧烤的,这个简单啊~
随便抓了只野鸡,架起火,慢慢的烤着,火光映着他的脸,倒是看不清楚他的神色。
“师父,师父…”
“怎么了?”
“师父,我饿了”
“这不是有干粮吗?”
“我想吃烤鸡…”
………
大司命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些事,后来,后来他就学会了烤鸡,那个时候的少司命啊,才那么一点呢,还不及他的腰,玉雪可爱的小人儿委屈的小眼神,他总是得默默投降的…
少司命…
20天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