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末

二逼青年

我叫郭麒麟(二)

“哥?咱们走吧。”
“嗯?叫我什么?”
这些年的阎总听下来,倒是少有人叫他一声哥,还是情真意切的…噫,要命。

“我,我就是觉得您不太喜欢别人叫您阎总…我家人多,我哥他们都喜欢我叫哥…您,您要是不喜欢…我还叫阎总…”
郭麒麟往车座里一坐,小小的软软的,熬了几个大夜,眼睛红红的,跟小兔子似的,清水洗过的声音一下就流到阎鹤祥心里去了。

好小子,你真是…真是…要命啊。

心里想着,阎鹤祥面上不动声色,右手方向盘,左臂搭在车窗框那儿,唇边噙笑意,老北京的老炮儿作起范儿来~那叫一个…

“哥,这样开车不安全,把您那手放下来吧。”

小兔子一把清泉的嗓子,把这点范儿洗的能濯缨。

阎鹤祥不动声色地放下了手臂,两手按着方向盘,心里觉得臊得慌,也不好意思开口了,毕竟不熟不是?

那边郭麒麟也不好意思开口,人家一个总,自己一个小演员,还是十八线开外的那种,怎么好意思搭话呢。

“咳咳…”
眼看着人孩子不好意思开口,阎鹤祥还是仗着自己年纪大,弄了点声音,两个人啊在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里,都不说话,那就太尴尬了。

“哥?不舒服吗?”
“没事儿,咽炎,这两天不怎么舒服。大林,你家天津的,怎么来北京了呢?那么想当演员啊?你爸妈是干什么的啊?”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挺喜欢表演的,我家里是唱戏说相声的,不出名儿,这些年我爸也老往北京去,不过我家的根在天津,我爸就常住天津。”
小家伙儿老老实实说完了,阎鹤祥也没多想,听说是说相声的,也笑了笑:“说相声的?你还姓郭,你爸不是郭德纲吧?”

这边说着,这边一个转弯,也没去看小神兽惊恐不安的神色,“不能够啊,郭德纲的儿子那就是德云太子爷,你早红了,也等不到现在,哎爷们儿,天津是曲艺之乡,相声窝子,下次我来天津的时候你带我去听相声啊。”

小神兽咬咬嘴唇,“哥你喜欢郭…德云社的相声啊?”

“哟,这怎么话说的?听相声那不就听的德云社吗?”

“那就好,那就好…”
“嗯?怎么了?”
“没,哥我家就在前边,您也不用费事过去了,我自己走走,好久没回家,这都变得我不认识了。”
“嗯…那也行,那你到家了给我打电话。可别在自己家走丢了。”说着话阎鹤祥递过去一张名片。

“谢谢哥,谢谢您,我…我走了。再见。”
“哎~再见。”

郭麒麟兜兜转转地在家门口蹍着脚尖绕圈儿,鞋都要磨掉底了,小神兽还是没进去呢,烧饼在窗子边就看着少爷转圈圈,心里别提多可乐了,“这孩子…”

“这孩子怎么还不进来?”
“四儿,他进来了,我们就得抱拳拱手称一声‘少班主’。”

曹鹤阳站在烧饼旁边,这对搭档走过风雨,扛过责骂,想起自己走的那些路,“烧老师,你怎么就那么肯定少爷这是要回来说相声呢?他当初去做演员那叫一个郎心似铁。”

“别乱用词啊,你这个大学生也是没文化。”烧饼没回头,依然看着郭麒麟那纠结,“大林是师父的儿子,他姓郭。”说完背着手走了,留搭档一个人在那看,郭麒麟那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他要走这条路,他做哥哥的,心里疼。

“看什么呢?”
“看大林,孙老师你说他真的会回来说相声?”
“哎,你就把心搁盆骨里吧,这心操的。”

岳云鹏站在门边,偷眼看着神兽宝宝,还怕有人发现,探头探脑的,生怕哪暴露了自己。

其实你这个体格不用藏,得瞎到什么程度看不见啊?你师父都看见了,这傻孩子。
孙越这边琢磨着,那边把岳云鹏提溜回来,既然孩子有这个心,他们得商量着给选一个好搭档,说相声选搭档,那可是一辈子买卖,马虎不得。

“哎你拽我干嘛?”
“你师父叫你吃饭。”
“师父特意叫我吃饭?”
“嗯,叫你回来吃竹笋炒肉。”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