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末

二逼青年

【祥林】我叫郭麒麟

“大林,这么急去哪啊?火烧眉毛似的,几天的活硬要赶到今天做完。”

郭麒麟看着经纪人不满的神色,一脸拘谨,边弯腰边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哥,这不快中秋了,我急着赶回去,这自打当了演员,我六年没回家过中秋节了。”

“六年怎么了?我都十几年没回去过中秋节了,大林啊,哥跟你说,你可不能有一点成绩就放松自己,再说你还没成绩呢,这戏能不能火那都两说呢,你现在就走,太突然了。”

郭麒麟一听这话,明白了,经纪人这是点他呢,不想让他走,平日里他这经纪人就对他不好,看不上他,面上还行,好模好样的,背地里去说他坏话,不是专业的,演技不过关啊,各种小话儿说不停,不是没想过讨好,北京的稻香村,天津的狗不理,杭州的知味观,上海的小笼包…送了个遍,照单全收,得俩字儿,没用。

“哥,我没别的意思,这戏我也不是主角,您看我就请一天假行吗?明晚上我准回来。”

“大林啊,你听哥说…”
“你哪那么多说的,让他走。”

经纪人这话被人噎了回去,心说:这谁啊?哪来的棒槌。一转身,嚇,感情我是棒槌。

“阎总,阎总您怎么来了?您来怎么不说一声,我好去接您啊。”

“不用,我可用不着你,边呆着去吧。那小孩的假,准了。”

“哎哎,是是。”

郭麒麟心里这个喜啊,眼看着经纪人的脸就紫了,还硬着脸皮陪笑脸。也不知道这是哪一位,真能耐!

小孩儿一抬头,嚯,有能耐的人就是不一样,寸头圆脸,就是这脑袋大的啊,跟西瓜似的,小肚子腆着,幸好不矮,不然就一冬瓜啊。

阎鹤祥那看着小孩儿支棱着一头软毛,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脸上还有点婴儿肥,看着不像干这行的,没那么光鲜亮丽,他看着就一初中生,还矮,比他这北京爷们儿得矮一头多。

傻样儿。嗤笑一声,阎鹤祥清了清嗓子开了口,“你叫郭麒麟?神兽啊,你家住哪啊?请几天假啊?”

“阎,阎总,我是叫郭奇林,奇妙的奇,林子大了的林,麒麟是哥给我起的,好记。我家住天津,请,请两天行吗?”
说着拿眼去瞟经纪人的脸色,声音虚着没个准儿,不敢把话说瓷实了。

阎鹤祥看他那个鹌鹑的样,咧嘴一笑,“两天?你来得及吗?要不给你一周吧,正好我要去趟天津,等会你跟着我,我开车去。”

“真的?”小孩儿那个兴奋,就差蹦起来了。
“多新鲜哪,我还骗小孩儿?准备去吧。”
“哎~”支棱着一脑袋软毛出去了。

“阎总,您…”
“怎么?”
“您是看上了麒麟?”

阎鹤祥斜了这经纪人一眼,他记性好得很,现在都记得岳阳楼记怎么背,就是记不住这些个趋炎附势的人的名字。
可惜,入错了行,他就应该去说相声,看看人郭老板,德云社多好的地方。就是自己这岁数大了些,拜不了师了。

咂巴咂巴嘴,起身往外走,“你以后不用带郭麒麟了。”



开个头,我怎么觉得这会变长篇?可怕…

评论(1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