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末

二逼青年

【祥林】日常小甜饼


郭麒麟卷吧卷吧把自己裹在床上,整个一蚕宝宝,阎鹤祥进来一看,神兽宝宝还那流口水呢,也没叫醒他,在桌子上留了张字条,溜溜达达就出了门。

玫瑰园
阎鹤祥进来了和几位师弟打了招呼,迈着小方步敲了敲师傅的门。
“进。”

“师傅,我想和郭麒麟在一起,我爱他。我不是最好的,但我相信我是最爱他的。师傅,我会离开德云社,只请您把他交给我,我用一生去爱护他。”

郭老师看着阎鹤祥跪在那儿,心情还是很复杂的,把阎鹤祥留给郭麒麟是他对郭麒麟爱的最明确表现了,把最好的给儿子。

阎鹤祥是德云社鹤字科捧哏第一人,当时郭麒麟还小,退学说相声,郭老师心疼儿子,千挑万选,选了他做太子伴读,或者说太子太傅更合适些。但是没想到啊,六年过去了,郭麒麟不说能大树参天,但已具雏形,德云社能者居之,纵然是他儿子也不能偏袒过多,他能有今天,阎鹤祥当居首功。

郭老师这边想着,刚感慨了一下阎鹤祥的辛苦不易,一转眼看见他跪那儿,一下就不记得前面了,心头火噌就起来了,好家伙,我儿子交给你,清清白白一好白菜,你这看护人还想给我拱了?真真的生气啊。

“师傅?”
阎鹤祥跪那半天,看郭班主的脸色从红到白,从白到青,现在黑的跟锅底似的。

冷静,我要冷静,郭桃心儿你得挺住,还有别人呢,不能这么轻易倒下。
心里默念着,郭桃心儿班主强自镇定,“你凭什么要我儿子?你辞职了之后做什么?人过三十不学艺,你都快四十了,去干什么啊?工地搬砖吗?胡闹!”

“师傅,我虽然年纪大了些,但养活自己和大林,自认还是能做到的,我…”

“你什么你,我儿子我放手心里养大的,除了学艺,我没让他吃过苦,你拿什么给他幸福?”

“师傅,大林是个好孩子,我相信物质生活的富足与否不是他最看重的,我们一起挣未来,望您成全。”

郭班主看着面前神色坚定的徒弟,突然想起了些事儿,郭麒麟为什么这么愿意跟着他呢?阎鹤祥要说人品除了拐了我儿子,倒是没挑儿,但你要说长相,那大脑袋,小肚子,整个一不倒翁,怎么我如花似玉的儿子就看上他了呢?(好像有哪里不对),他们还差了十五岁,中间隔着东非大裂谷呢。

郭老师一打扇,想起师哥说的话,“大林这孩子,不容易。从小学艺背着你的名声,一路走来,多少荆棘困苦,我们能给他的就只是名义上的支持,他身边陪着他一路走来的是阎鹤祥,他哥在他心里,那是第一位的,从少年到青年,俩孩子不容易。”

沉吟了一会儿,看了看外面晴空万里无云,大千世界,孩子想什么就给什么吧。之前不也是这么想的,无非是儿子和,和他媳妇不一样罢了。

“阎鑫。”
“师傅?”
“我儿子我希望给他最好的,你给他捧哏我就这么想的,如今他的生活,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最好的,但我愿意相信他的选择。头两天他就来了,也跪在这,跟我说要和你在一起,那是他头一次为了自己顶撞我,包括说相声,相声他那是先婚后爱,只这一件事,他求我。”
“师傅,我不能保证我们之间的生活永远美好像现在一样,但我保证让他顺心如意。”
“记住你今天的话。”

阎鹤祥抿唇叩首,郭老师摆摆手,阎鹤祥往后退,临出门的时候,听得师傅问了一句,“你知道他最喜欢吃什么吗?”
他想了想,“我做的他都喜欢吃。”看了眼师傅手边的茶杯,赶紧补了一句,“大林最喜欢您做的面条。”

“嗯…下次给大林再做一次吧。”
郭桃心儿班主暗自难过,这孩子就给了别人了,哎,去师哥那散散心吧。

阎鹤祥出了门,看着天空澄澈碧蓝,地上绿草如茵,心里说不出的轻松也说不出的沉重。郭麒麟的人生,他以后要负责了。

给家里二老打了电话,得来一阵沉默,“定好日子,我们去拜访郭老师。”
“谢谢爸妈,我过两天带着大林一起。”

再次感激自己的长辈,阎鹤祥破天荒的打了车回家,他的小神兽属于他了,实在等不了这一分一秒。

“哥~你去哪了?怎么不带我啊?”
大型人体挂件神兽麒麟向你袭来…
你是接受,还是亲亲还是抱抱呢?

阎鹤祥稳稳的接住小祖宗,手往上一托,低头附送一个亲亲。
“我去了趟玫瑰园。”
“哦~”

郭麒麟靠着他哥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闭眼养神呢,昨个可把小少爷累着了,正哼哼撒娇呢,随口应了一声,真是的,去玫瑰园就去呗,去…
“玫瑰园!你回家了?怎么不叫我呢?我爸没难为你吧?”

阎鹤祥好笑的看着神兽宝宝炸毛,安抚的摸了摸少年的软毛,给了个放心的眼神。

“你不是都去求过了吗?怎么还是不放心呢?”
“我这不是担心你嘛,当时我爸说让我告诉你他不同意,我本来想说来着,昨天…昨天…不就没说吗?谁知道你这么快就去说了。”

阎鹤祥深深的看着郭麒麟,少见的严肃。
“郭麒麟,我和你爸说我能照顾你一辈子,你相信吗?我还跟我爸妈说他们儿媳妇叫郭麒麟,你看行吗?”
“相信,哥,我最相信你。”
小少爷感动的有点眼泛泪花,赶紧眨了眨眼,“哎,不对啊,老阎,怎么我就是媳妇呢?”

阎鹤祥探身贴着小少爷耳边,用气声说:“你在下面啊。”
满意的看到你的小可爱变成了小番茄。
气的。
“阎鹤祥我告诉你,那是少爷我不想欺负你,我这22正年少,我怕你受不了,毕竟你这四十的人了。”
“谢谢少爷体恤,下次你可以像昨天一样在上面。”
“阎大脑袋!!”
“少爷,你看我这长相比您怎么样?”
“差远了。”
“身材呢?”
“你还有身材呢?”
“所以少爷你看我这什么都没有,我怕您下不去手啊,您看您就不一样了,又勾勾又丢丢的,迷的我神魂颠倒。”
恭喜您获得一只🔥麒麟。
羞的。
我爱你,为此我们跨越了十五年的时间,我陪你长大,与您白首。

“角儿,您看大林和阎哥都合法了,咱什么时候见家长啊?”
“你当我和郭麒麟似的呢?傻的不行,还什么《祥林的一百式》,给他能的。”
“磊磊,不要转移话题。”
“哎呀,天儿哥,你看大林他刚刺激完师傅,咱们就别再伤害他了。”
“那等到什么时候?”
“等到…嗯…等到咱们把九辫99式学完吧!”
“哎呦我的小妖精。”
我爱你,我愿意接受你的一切决定,因为我永远在这里等你。

“师哥,你说这些孩子不会都是一对吧?”
“一切都是缘啊,咱们没做到的,希望他们幸福吧,来,这我前一阵去福建给你带的茶。”





算是接的梗,以后可能会很长时间不出现,希望祥林一切都好。

评论(5)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