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末

二逼青年

【祥林】谁家少年不怀春?(六)



大封箱返场

郭麒麟往年大封箱都很活跃的,直往前窜,今年也不知道怎么了,往后躲,眼神还飘。

张云雷一把抓住大外甥,低声嘱咐:“大林?往哪去?等会师傅叫你了。”

老舅是我社第一脆弱的人儿,可不敢和他用力,郭麒麟看着自己被他攥在手里的袖子,又瞄了瞄站在自己对面阴影里的人,心有不甘,但也乖乖的没在动,但眼神一直注意着呢。

“来,郭麒麟。来,唱一个吧。”
郭桃心儿班主突然点名,吓了小郭一跳,赶紧走出来,到了话筒前,一片空白…

往后一看,看见老舅了,把老舅拽上来,简单唱了两句就下去了,没注意老舅妈回身和谁交代了两句什么。

郭麒麟再往那边一看,心里都慌了,他哥呢?站在最角落里怎么还走了呢?他哥永远站在角落里,他知道他哥不喜欢那些喧嚣,台下更低调,郭桃心儿班主介绍四队的时候也不显,明明是队长,还是他举手。

“郭麒麟,冷静点,你定定神。”
“老舅,我哥怎么走了呢?他刚做完手术是不不舒服啊?我想去看看。”

张云雷看大外甥求助的眼神,心里暗骂这小神兽落到老妖怪手里了。

“没事儿,刚九郎和他说了两句他才下去的,应该不要紧,再说他又不是啥大病,还没有我严重呢,你把心放盆骨里。一会儿下场了我和你爸说一声,你去老阎家好好呆两天,看着你家大脑袋,还不行吗?”

“真的?”
“小点声,个小傻瓜。”

张云雷看着郭麒麟眼神里的惊喜,他不得不承认郭麒麟比他有勇气,少年心事,一腔热情都浇在了阎鹤祥身上,没有思考过多,也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就是爱情最纯粹的模样。

他抬头看看杨九郎,明明也是爱的,但他张云雷不是小哑巴,没法和他拜堂,就只有说说笑笑隐藏在一切他对自己的宠爱里,他对他越好,他心里越慌。

郭麒麟看着前面唱的张云雷,杨九郎,心里是羡慕的,杨九郎喜欢张云雷,张云雷爱杨九郎,这事儿挺明显的,他哥怎么就不表现的明显点呢?他哥…喜不喜欢他呢?

阿陶宝宝冷眼看着郭麒麟少年怀春,老舅狂撒狗粮,表示宝宝拒绝,你们走开。

阎鹤祥倒也没走,和杨九郎说一声就下去是有点累了,他也不太喜欢这么闹的气氛,年纪大了,头疼。

这会儿,阎鹤祥看着他家小神兽,郭麒麟看着张云雷杨九郎,阎鹤祥心里眼里都满是笑意。这人哪,给自己框住了,跳出来看果然就清醒多了,郭麒麟看自己的眼神和张云雷看杨九郎的一样,甚至更炽烈,不加掩饰。少年的明媚啊,多么美好。阎鹤祥悄悄地走了。他得回家和爸妈说一下,老阎家要有媳妇了。

郭桃心儿班主以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张云雷,张云雷咽了咽口水,怎么师傅已经发现了吗?
“师傅,大林他…他去阎鹤祥家呆两天。”
郭桃心儿的脸色看上去好了些,“哦,我还以为你要去杨九郎家呢。”

“师傅你要是同意,我就把我家角儿带走啦啊。”
杨九郎那腆着脸陪着笑,小年呢,想把角儿带回家。

郭桃心儿气的啊,“做梦呢,今儿小年,阎鹤祥能把郭麒麟带回家?你们都来玫瑰园,吃个团圆饭再走。”

给桃儿气坏了,一群不孝的,都走了他不成空巢老父亲了?(安迪感觉到了一丝凉意)

阎鹤祥回到家,几次想张口说他和郭麒麟的事儿,都被爸妈岔过话题,心里急,面上也显得几分。

阎父阎母看着儿子急的不行,还不好打断他们,心里也觉得好笑。

阎母笑着给儿子添了一杯茶,“大林带来的,尝尝吧。你师傅的茶你喝的也少吧?”
“妈您怎么知道这是我师傅的茶?”
“大林还小,这大红袍不是有心就能淘到的,不过朱可心的壶,宋版书也都不是容易得到的,孩子有心了。”

阎鹤祥一口茶咽下去,“那您们是同意了?”
“同意什么?同意你去要你师傅的儿子?”阎父哼了一声。

“爸,我…”
阎父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直视着面前的儿子,“没有父母是你爱孩子的,也没有父母是不心疼孩子的,我们如果反对,在你第一次带大林回家的时候就该反对。我们看出来的事,你师傅心明眼亮,他就没看出来?今天别回玫瑰园了,你好好想清楚,真的想好了,明天一早你就去找你师傅。”

说完阎父就回房了,阎母看了看他,心里也百感交集,终究没说什么也走了。

阎鹤祥自己坐在自己家的沙发里,往后一靠,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乱糟糟的想些什么。

“大林,别看了,阎哥说他有事回家,今天不来了。你快过来吃饭吧。”
“九郎哥,”
“什么事儿吞吞吐吐的?大林。”
“九郎家,你喜欢我老舅吗?”
“喜欢啊,我当什么事呢吓我一跳。”

郭麒麟拿眼睛盯着杨九郎,“这事儿不大吗?”
“哎爷们,我喜欢你老舅这不明摆着吗?我等着你老舅自己想明白往前迈一步,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
“这事这么简单吗?还有我爸,我妈…”
“行了,别掰手指头算了,这爱情的事儿,爹妈是阻止不了的,他们心里明镜一样。你和老阎也一样,你爸心里头清楚。”

郭麒麟吓了一跳,垫脚去捂杨九郎的嘴,没捂上,小少爷赶紧看看周围,“你,你怎么知道的,我都没有去和老阎表白。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在一起。”

杨九郎心疼了老阎一秒钟,不着痕迹地瞄了一眼张云雷,得到小祖宗急切的眼神一枚。认命地感叹了一下,“来,坐下,谁让我是你老舅妈呢?你喜欢老阎是吧?这不用说了,那老阎喜欢你,有眼睛的都看出来了,你还想什么呢?”

“我,我就没看出来。”
“得,那你比我厉害,我一线天,你睁眼瞎。先别急啊,坐下,坐下。老阎,咱北京爷们儿,那个心本来粗的跟擀面杖似的,遇上你之后,日子都揉碎了过,学做饭精细的就差拿秤称了,他之前都是摩的吧?现在也买了车了,要不是晚上接你,他自己最不喜欢开车了。你仔细想一下,他对你好吧?没有谁对一个人无缘无故的好。你要想清楚了就去吃饭吧啊。”
杨九郎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回屋伺候小祖宗吃饭去了。

郭麒麟坐那儿一个人想了想,从他们搭档开始回忆,一桩桩一件件,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神兽宝宝想通了,站起来,“怎么没人叫我吃饭呢?”





评论(1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