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末

二逼青年

【祥林】谁家少年不怀春(五)



“少爷,少爷?怎么还睡着了呢?太累了吧?”
“啊?”

郭麒麟揉揉眼睛,发现自己整个歪在椅子上,马上就掉下去了,果然,想起他哥就心里放松了。

“走吧,那想什么好吃的呢?吸溜着口水。”
航哥表示很瞧不起神兽宝宝,睡觉还流口水。
也不知道谁给擦的。

“哥,我想请几天假回北京。”
郭麒麟坐起来,一双眼清清澈澈看着他航哥。他想回去了,想家了,也想他哥了。

尹航看着郭麒麟的目光,知道自己拦不住,也叹口气,蹲下来直视着他家少爷。

“大林,你知道的,你之前推迟的工作得做完,你也不希望因为你的缘故再推迟吧?”

“可是航哥,我哥他…”
“你哥就是小手术,他已经快四十了,知道怎么照顾自己,你也不想我告诉你哥你因为他不好好工作吧?”

航哥就是航哥,打蛇打七寸,他都明白,但是,四十怎么了?他哥还没到呢,我就是想宠着我哥,我…我爱他啊。

郭麒麟卸了力气,瘫在椅子上,椅背上“郭麒麟”三个字,若隐若现,明明灭灭,那是他哥贴的,郭麒麟的生活里,阎鹤祥存在于每一个角落,可惜,阎鹤祥的生活,他没有时间去占据。得知他生病了,还得从粉丝嘴里,多么讽刺的一件事儿,郭麒麟,你真爱他吗?

北京某医院。
阎鹤祥躺病床上,闲来无事,刷刷微博,看看群里粉丝聊的热闹,发了几条微博以示安慰,主要想说的就是不会影响封箱。

也不知道郭麒麟看见了没?他也没打电话来,上次给他送家去就没再见过了,还怪想的,这小子也不知道来个信儿。一天天的忙的跟什么似的,也不知道他在干嘛。

我在想你啊。
郭麒麟回到酒店,翻着他们曾经的采访,坐小白身边的自己跟个小黑豆子似的,隔着张鹤伦,烧饼的他哥,往那儿一坐,北京小爷的范儿这个正,肩宽腰…宽腿长的,郭麒麟数学告诉他那腿得有2米1,壮壮名不虚传。虽然他一直嘴里没停的说,但他偷眼看他哥,觉得他哥应该不舒服的,椅子窄,腿也不好伸太直,就屈着,肯定不得劲儿,你看我哥都没坐直(那是你哥北京瘫)。

郭麒麟拿着手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过去了,梦里,给哥准备个舒服的地方坐。

四队小封箱

郭麒麟这边刚下飞机,直奔剧场。他都有好久没见着他哥了。神兽宝宝笑的那个傻。

“大林来了。”
“少爷。”
“少班主。”
大家一看郭麒麟来了,都站起来热情的打招呼。郭麒麟笑着应答,没听见他哥的声音,倒也不奇怪,他哥那不迟到都是早的。
“大林,阎哥在里面坐着呢。”

神兽宝宝一惊,赶紧去里屋了。他哥刚做完手术,可不能劳烦他出来。

一进门,阎鹤祥闭着眼坐那儿休息,风雨不动安如山,我社大佬没谁了。

郭麒麟少见他哥睡着,或者他看见的他哥都是温和笑着的,成熟隐忍有担当,如今靠在椅子上,脸色有点苍白,瞅着也好像瘦了,郭麒麟扁扁嘴,有点心疼,轻手轻脚地进了更衣室,换上一身大褂,化好妆,他悄悄地又回到他哥身边,打手势给每一个路过的人放轻手脚,别打扰了他哥歇息。做一个可爱的体贴的守护壮壮的小神兽。

阎鹤祥毕竟不再年轻了,小祖宗和粉丝说自己盛世美阎,他一笑置之,前三两年就有白头发了,快四十了,近年来奔波劳碌,这一歇下来更觉得累的不行,好像缓不过乏一样。今天是封箱,他家神兽宝宝要回来了,不守时的苶汉子难得来的早,想快点见到他的小少爷,可惜这一坐下来,就睡着了…郭麒麟刚进来的时候他就醒了,自家养的麒麟他还分不出那就白养了,没睁眼,越思念越不好表现大概就是这样,他以为郭麒麟会做点什么小动作,一概没有,他放心上疼的祖宗就蹲在地上,看着本子,让每一个路过的人不要吵自己,心里不感动是假的。郭麒麟,你心里是在乎我的,这毋庸置疑,但你,愿意和我,比你大十五岁,可能身体也没这么壮的人携手同行吗?

阎鹤祥睁开眼睛,看着少爷头上的发旋儿,心里想说的话很多,但还是没说出来,揉了揉他的头发,“走吧,大林。”
“哥,你醒了。”

郭麒麟一抬头看他哥,眼睛里亮晶晶的,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一样。

“是啊,少帅,咱上场了。”


有点事情,本来以为一定会停掉,奈何今天心情好到飞起~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