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末

二逼青年

【祥林】谁家少年不怀春(四)


郭麒麟看着阎鹤祥袋子里的薯片,可乐,眼里心里都在笑,倒不是多爱吃,就觉得有人时刻惦记你,心里觉得温暖,不枉费他今天推迟了工作,之后要连轴转几天。他这单恋少年的心里啊,怀着小兔子呢,一跳一跳的。

出了超市,俩人也没开车,想着就溜达着去吧,也看看这北京城的变化。

“这是一座奇怪的城,一方面,让人感觉都市的现代气息;另一方面,灰砖灰瓦的四合院和墙上的衰草又写着沧桑。”这是《北京的胡同》对北京的描写,郭麒麟是天津人,在异乡呆久了,北京就更像是他找寻家乡印记的地方。

阎鹤祥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一口京片子,改不了的京味儿,他家里现在还住在胡同里,爸妈不想搬,这里啊,好着呢,一出门全认识,从这个口想出到那个口聊天半小时都过不去呢。

阎鹤祥小时候一放学就喜欢去胡同口买上几块水果糖,甜甜嘴,那时候的糖特别甜,真想给郭麒麟也吃一块。

阎鹤祥笑着指着一处处地界给郭麒麟讲,这个是我小时候踢球的地方,现在拆了,变成了商场了。那是我曾经偷过的枣树,有一千年了。还有那边,夕阳刚搭上树梢的时候,小孩儿放学了,忙趁东风放纸鸢,当然更多的是这家去吃两块饼干,那家尝尝红烧肉。街坊邻居的,都图个浑和。

郭麒麟听着他哥难得的柔情介绍着他没有参与过的过去,心里觉得很开心,他想加入他的未来,更得了解他的过去啊,不然怎么能和这么好的壮壮小朋友携手一生呢?

阎鹤祥的声音在渐渐变暗的天色中显得低沉而温柔,郭麒麟趁着明灭的路灯看他的侧脸,好像开了滤镜的效果,可惜也没看出他哥帅气逼人,自己终于高级一把,爱上了一个人的灵魂。在他抹去了北京爷们儿的粗犷豪放之后,或者说他学会了更细致地关照自己时,郭麒麟想和他的心跳一样的频率。

“怎么了?像个怀春的少女。”阎鹤祥不怀好意的看着郭麒麟,笑的嘴更歪了。

“去,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哟,少爷都这么有学问了?看上歌德了,不过到了你这儿,少年怀春了啊,郭大小姐。”
“去你的吧。”

俩人一路说说笑笑到了家门口了,阎鹤祥刚要开门,偏头看郭麒麟小脸有点紧绷,眉毛一挑,“你来敲门。”

郭麒麟也没去想他怎么没带钥匙,抬手就扣了扣门。

吱…
“来了?”
“嗯。”
阎鹤祥表示父母招呼自己不认真。

“大林来了,快,快进来,歇会儿,我看你们走着来的?这多远啊?你哥怎么没开车呢?真是的,想吃什么啊?”
阎鹤祥表示相声演员的家长口条真好。看着郭麒麟那小脸微红,小嘴叭叭的和妈妈交流着。笑的像个小番茄。

“妈,您看,这我买的宋版书,也不知道对不对。”
“爸,您看我淘的朱可心的紫砂壶,还有我爸拿给您的大红袍。我给您沏上?”
“不用,不用,大林你踏实地坐着,阎鑫,去沏茶去。”

沏茶的大脑袋表示,这是把大林当我媳妇了?那也对他太好了!

看着一桌子的好菜,郭麒麟吃的不亦乐乎,满嘴流油,阎鹤祥则看着多是郭麒麟爱吃的,心里安慰自己,没事儿没事,一边和母亲交流着郭麒麟爱吃的菜的做法。

阎父怡然自得在旁边喝着二两白酒,吃着夫人精心准备的晚餐,看着儿子儿媳(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对)幸福,心里美美的。

“妈这菜真好吃,这才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啊,不像我妈做菜不好吃,就我爸吃什么都行。”

阎鹤祥瞥他一眼,小猴子,哄我妈高兴呢?师母做饭你都把舌头吞下去怎么不说?

“妈你看,我哥瞪我。”
“阎鑫?”
“没有,我叫他多吃点,多吃点。”赶紧闭嘴吧祖宗。

郭麒麟笑的跟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晃晃小脑袋,继续吃去了,不吃个肚圆怕是不会走。


俩人连吃带拿的回了家。

“你说,大林和阎鑫?”
“没什么好说的,儿孙自有儿孙福,阎鑫要是有这个福气,你还反对?大学教授没点见识?”
“嘿,你这老头子。”

“哥…”
“嗯?”
“我,我…”
“什么?你明天就要去赶工了吧?刚我看见你的手机了,推掉一天的工作来这看爸妈,下次别这样了啊。”
“没有,是工作的变动。”
“哥,我,我想回家了。”

阎鹤祥看着小少爷,郭麒麟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

“好,我送你回家。”

哥啊,你说少年怀春,哪个解意?




好像没写好,不过我从来写的就不好,就写的快一个优点……

评论(1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