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末

二逼青年

【祥林】谁家少年不怀春(二)



阎鹤祥摇摇头进了厨房,心里念着郭麒麟贪凉,想着做点桂花洛神花茶给少爷润润嗓子,也消消暑气。
先烧上水,这边拿出来各种用料,洛神花花萼剥下来,剪刀剪碎,那边取出前阵子熬好的桂花糖,这桂花糖啊,是郭麒麟的爱好,太甜,阎鹤祥表示大老爷们不喜欢这个味儿。
水开了,把洛神花放到小锅里,盖上盖子焖几分钟,再加上桂花糖,大火烧开,再转文火煮一阵。
阎鹤祥趁着这功夫,看了一眼他出门前就准备好的鸡汤,砂锅里小火煨着好几个小时了,给小少爷补补身子。

“哥,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郭麒麟也不知道怎么就有勇气说出这句话,这里的场景他也不太熟悉,像是教堂?他们说相声的传统的很,也不知道来这干嘛?
阎鹤祥穿着一身休闲服,不像是来这参加婚礼,倒像是在家做饭那一身。听着郭麒麟深情表白,也没回话,伸手摸摸少爷头,一转身走了。
郭麒麟在后面怎么叫也不回头,“一把年纪了走那么快,不答应就不答应呗。咱也没想着你能答应不是?怎么我是瘟疫啊?”

索性,郭麒麟就躺在了草地上,看着澄澈的天空,飘着几朵云,一团团的,像是包着他这些年不容启齿的心思。

“行了大林,别cos伤心人了,赶紧的起来,这可是我和杨小瞎儿的婚礼啊。”张云雷顶着二斤发胶的头发占据了郭麒麟的主要视线。

郭麒麟看着他老舅,以及他老舅身后笑的看不见眼睛的他新晋老舅妈。哎哟,我这个心哪。

“大林?大林,吃饭了。”
这谁这么讨厌拍我脸,人家失恋了知不知道,单恋!还tm失恋了!
郭麒麟一把拉阎鹤祥的手就坐起来了,“干嘛啊?没见过失恋啊?我这正难受呢。”
一边还拿着小手揉眼睛,也不知道擦的是泪水还是眼屎。

阎鹤祥看着小孩儿那作妖儿,大脑袋一晃,伸手就给了一个爆栗,“失什么恋失恋,赶紧起来吃饭吧您哪。”

“哎哟,老阎你谋杀少班主,你要篡位啊是怎么着?”
郭麒麟这回是真醒了,疼醒了,吓一激灵,嘴里没溜儿说点什么想给前面失恋折过去。

阎鹤祥这边出了门,一边给少爷盛汤,一边笑着说:“赶紧的啊,一会儿汤凉了,一边吃一边讲你失恋的故事。”

郭麒麟换了一身衣服,刚进来就睡了,阎鹤祥也不知道给我换身衣服,真是的。
“失什么恋啊?我那做梦给志玲姐姐表白呢。”
“哦。你这是单恋。”
“单恋怎么了?我都恋了快7年了。”
“这么多年你也不累。”
“累啊,这不不好意思说嘛,怕人家拒绝。”
“那你这肯定得被拒绝啊,别说了吧。”
“所以我没说啊,这不醒了嘛。”

郭麒麟也不知道怎么的,觉着心里特堵,不舒服,喝了几口汤,就觉得饱了,往沙发那一坐就开始刷手机。
阎鹤祥看少爷吃的少,头一回也没劝,收了碗就进厨房了,看见自己煮的花茶,犹豫了一下,也没盛。

“哥我洗澡去啦啊,困了。”
“衣服在你屋里衣柜呢,自己找了换睡衣睡。早点歇着吧。”

郭麒麟洗完澡躺床上,柔顺的头发垂下来,戴着一副圆眼镜,翻着本相声书籍,是他哥的书,他哥啊,永远这么细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照顾的他喜欢了这些年,可是不敢说啊,一说了,就怕啊。郭麒麟是个胆小鬼,他不敢说。

阎鹤祥呢?他穿着郭麒麟梦里那身衣服,倚在沙发上,按着眉心,他有点累,最近工作有点忙,前一阵咽炎没好利索,这一阵也该去医院做个小手术,没去,等郭麒麟回来呢,他回来了啊,他也到了这个思慕,思慕女神的年纪了啊,一晃儿,六年了啊大林。

“哥?还没睡?”郭麒麟看外面客厅一直亮着灯,以为他哥忘了关,出来一看,他哥那么壮一人,沙发上一窝,按着眉心,趁着这昏黄的地灯,显得脆弱疲惫,心里一疼,自动坐那把他哥大脑袋按自己腿上,给按摩着。

“嗯?没事。”
阎鹤祥冷不丁被郭麒麟挪了一下,吓一跳,也没动弹,神兽宝宝的手法还是很舒服的,闭着眼,有点困。
“困了回屋儿吧哥。”
“按你的。”

“哥?哥?晚了,回房睡去吧。”
“嗯…谢谢大林啊。”

阎鹤祥走到他屋门口,回过身看郭麒麟那轻捶着自己大腿,“大林。”
“嗯,哥?”郭麒麟赶紧放下手,一脸我好乖的小表情。
阎鹤祥笑了一下,“没事,给你煮的花茶,忘给你盛了,自己拿着喝,明早上你走的早别忘了。”




以后什么时候更新就不一定了,有点事儿。祥林这么美好啊~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