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末

二逼青年

【祥林】飘渺云端开画卷

2018年四队封箱
郭麒麟,阎鹤祥走上前,一鞠躬,得,这就开始了。

“咱们上一次合作是什么时候来着?”
阎鹤祥佯装想了一会,“跨年。”
“得,他还得想一会儿。”

看见自家神兽宝宝微微嘟嘴,阎鹤祥心里笑了笑,我的少爷哎,咱俩不见的日子里我都精确到分钟,还能记不住上次搭档时间?

郭麒麟见他哥不搭茬,往下说,“你们有多久没见我哥了?”

台下一片嘈杂,郭麒麟也没听见什么。
“你们有多久没见我哥,我就多久没见他了。”
想啊,我想见这大脑袋做的炸肉,丸子,山楂球,酸梅汤…春夏秋冬,四季流转,他做的菜怎么就那么好吃?
为什么这么好吃?
我问你为什么这么好吃?
因为…因为它就是一盘大萝卜!

郭麒麟心里自己接起来哏,玩的正开心,倒是没注意身边能腻死人的眼神。

“前段时间,我哥病了。”
阎鹤祥病了,宝宝不开心,他病了,我没去上,神兽宝宝扁扁嘴,心里嚎啕大哭,面上波澜不惊。
“我哥得了什么病呢?”
阎鹤祥看见少爷一脸的软(wei)萌(suo),心里幻想着捏了捏少爷脸颊那一点肉,没事啊大林,一点小问题,就是…
“痔疮。”
阎鹤祥心里咽下去“息肉”俩字儿,看着少爷说他的“内痔外痔混合痔”,出于宠溺和职业道德,没怎么反驳。

当然了,作为德云社著名辞职表演艺术家,阎鹤祥把破三轮蹬得飞快,神兽宝宝开着祖传豪车都追不上,真正展现了进攻型自我爆炸式捧哏,效果还是不错的,一场下来掌声雷动,笑声不断。

“哥,哥你怎么样?”
郭麒麟见阎鹤祥一下台就坐在椅子上缓劲儿,一阵焦急,生怕他哥有什么不舒服。

“没事,就是有点累,我歇一歇就好了。”
阎鹤祥闭着眼,毕竟刚做完手术,没恢复到以前那壮如牛的体质。

郭麒麟一旁看着他的搭档,他的哥,他年少时就喜欢的人儿,脸色苍白,不见血色,一身暗色大褂穿在身,衬得这人竟有些虚弱憔悴,他六岁认识他,少见他这样,要说不舒服都少,郭麒麟上次这么着急是什么时候呢?

少帅出征
少帅出征的北京站,那是郭麒麟的商演,对于他来说,是一场硬仗,他的好哥哥,自然义无反顾,可惜就是身体没咋跟上。

咽炎
相声演员这个吃喝嫖赌,当然了,偶尔说学逗唱,对嗓子要求很高。再者说了,都生活在北京了,还是土生土长的老北京,没点咽炎那是瞧不起北京的雾霾啊。

好家伙,洪羊洞唱下来,阎鹤祥觉得嗓子要冒烟,郭麒麟在旁边说着词“机关算尽……”一边拿他那小鹿眼瞄着他哥,担着心呢,感觉他哥那声儿要唱出血啊,疼在心里了。

扇子打开了,打在他哥身上,没使劲儿,但郭麒麟就是觉得给他哥打疼了,阎鹤祥打回来的时候,他就支棱着小软毛,都不带反抗的。

怎么着,打疼了这是?没使劲啊?”阎鹤祥心里想着,咽了口口水,开着小玩笑

“每次演这段,我都怕挨揍啊,没使劲,真没使劲儿。”疼吗?我的少爷。

郭麒麟见他哥不自觉地咽口水,知道他嗓子疼,也不多废话,赶紧使活儿下场了。

“哥哥哥,你怎么样?能不能行?要不要紧啊?”
“行了,你这叫魂儿呢,我喝口水就行。倒是你,打疼了?”

阎鹤祥伸手摸上了少年软软的头毛,轻揉了一把。

后台人声鼎沸,杂而不乱,来来往往的人啊,那么多,急的人都能过来推一把,但郭麒麟觉得他眼里就那么一个人,化妆间的灯晃眼得很,郭麒麟都有点看不清阎鹤祥的脸,就只剩他手掌贴着的温度,温暖踏实。

这个人啊,陪他走过泥泞荆棘,伴他熬过寒冬盛夏,如今,他年近不惑,他弱冠之年。
少帅出征,他是他最放心的掌印官,哥啊,六年春秋,你可知道,弟弟我,心悦与你啊。

“大林,大林?怎么了?要到我们了。”
“啊?”
“没事,哥,我们走吧。出征去。”

郭麒麟看着他哥拿着小鳄鱼,噗嗤一声就笑场了,心里的神兽宝宝都要打滚儿了…这老阎,也不知道控制一下。

“您都震撼了华北平原了,这是华北平原吗?”
“华姐姐。”

郭麒麟跟这自己说了半天,也不见阎鹤祥接哏,一偏头,他哥那小圆寸垂下来一小片发丝,看着还挺帅,再一看,一手按桌,一手揉着肋下,心里一惊一疼,怎么了这是?

“您这是肾虚啊?”怎么了?哪不舒服啊?
“我这笑那鳄鱼呢,是真岔了气儿了,我还不了嘴了。”没事儿,别担心。
“这人你看缺不缺德,我这正哭着呢,他那笑岔了气了。”吓死我了,你知道不啊,个大脑袋。

郭麒麟按着他的小心脏,叫上来他青梅竹马的弟弟,陶阳,陶云圣,没办法,自己的大脑袋跪着也得宠啊。

“我干弟弟、陶阳,陶云圣,说是干的,其实就是亲的,我俩真是一张床上睡的…”
郭麒麟这话没说完,就被某脑袋打断了。
“我生气了。”
郭麒麟心里一跳,好像揣了只小兔子,嘴里解释着自己是直男,郭宇直啊咱们,神兽宝宝心里都开了锅了,哥,你这么开玩笑,有人会当真的。

哑着嗓子唱完了大实话,郭麒麟心里乱糟糟的团了毛线似的,其实也不知道怎么了,春天到了?

谁家少女不怀春啊?
啊,呸。

真把自己当大小姐了?郭麒麟严肃地教训了神兽宝宝,例行告别鼓励之后就准备回家,其间郭怂怂没看阎鹤祥一眼,可能是自己的专场吧,本来习惯卖的cp,怎么就不好意思接了呢?大概是忍不住那份爱了,快七年了,它有点控制不住它寄几啊。

阎鹤祥看着他的小少爷,大脑袋一扑棱,歪嘴一笑,少爷,我守着您呢。

很多年以后,郭麒麟偶然翻到了一句诗,轻声地念:“飘渺云端开画卷…”
“眼前人是意中人啊,少爷。”




(想甜一发,凑了凑梗,别在意时间啊~各位新年快乐🎉)









评论(4)

热度(68)